东海游戏网,快乐游戏,快乐生活!

已起诉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斯太尔(图|简历)

2022-03-27 23:02:58栏目:端游

已起诉国通信托和天盛同创

斯太尔5月26日公告,公司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盛组合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第一期,存续12个月后申请提前终止. 但经管理层再三催促,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1040万元,理财本金及剩余收益无法收回。2018年5月25日,公司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交“民事起诉状”起诉国通信托、天盛同创。同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该公司发出受理通知书。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在本次诉讼中被列为被告的天盛同创执行合伙人刘克身份特殊。除了通过天盛同创与斯太尔合作外,中金控股的刘克还声称,2016年7月与斯太尔成功发行斯太尔中金产业基金,首期规模10亿元。此外,刘克还密集参与了2015年新潮能源、中杰资源和*ST德奥的定增。奇怪的是,新潮能源和中杰资源在2016年下半年通过国通信托购买了信托产品,然后斯太尔购买的信托产品出现问题后转让受益权。

1.3亿元理财资金下落不明

中盈创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公告显示,斯太尔与国通信托有限公司(简称“国通信托”)(原名“方正东亚信托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签署《信托合同》,与斯太尔作为客户。以1.3亿元认购国通信托发行的第一期信托计划1.3亿个信托单位,门槛收益率8%/年,国通信托受托作为信托计划人管理和使用信托财产,支付信托利益。此外,斯太尔与国通信托共同委托北京天盛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天盛同创”)作为信托计划下的投资顾问,负责信托计划投资项目的前期调研。向斯太尔发出投资指令并履行信托合同规定的其他义务。

鉴于信托计划已存在12个月,斯太尔于2017年8月14日向天成同创发出提前赎回信托计划。天盛同创初步同意了斯太尔的要求,表示将支付相应的信托份额2017年10月31日前一年收益1040万元,2017年11月30日前支付信托投资金额1.3亿及剩余收益。同时,天盛同创于2017年9月3日向斯太尔发出其与玉环德跃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玉环德跃”)的《回函》,斯太尔获悉涉案信托计划为使用公司支付的信托财产为玉环德悦增资,国信信托与玉环德悦及其股东签署增资协议。岳增加注册资本,持股92.8%。

然而,2017年11月2日,斯太尔在收到国家通信委员会的1040万元后发生了事故。斯太尔表示,2017年11月30日,国通信托未按时向斯太尔支付1.3亿元的投资及剩余信托收益。为此,斯太尔于2018年1月30日向国通信托发出催促信,表示国通信托未能按时履行合同,并敦促其尽快付款。此后,截至起诉之日中盈创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国通信托和天盛同创从未就信托计划中股份的赎回和收益的支付向斯太尔提供任何书面反馈。

“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国通信托未支付逾期信托投资资金和信托收益后,公司对信托计划的投资项目进行了相关调查,发现国通信托并未对玉环进行增资。德越根本没有。玉环德越的股东和注册资本自始至终都没变!” 斯太尔表示,回顾信托计划的存在,国通信托曾多次未能按照《信托法》和《信托合同》对受托人进行尽职调查。为使受益人利益最大化履行受托人职责,天盛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信托计划的委托投资顾问,存在多处违反“

值得注意的是,4月26日,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指出,该事务所约谈国通信托信托经理,但投资顾问天盛同创相关负责人并未配合采访,因此无法回应采访。信托计划投资的项目经过进一步的审计程序。

斯太尔请求法院判令撤销与国通信托签订的信托合同和天盛同创签订的投资咨询协议,请求法院判令双方共同将投资款返还公司1.300万元,总损失赔偿826.3万元。

资本参与者涌现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在本次诉讼中被列为被告的天盛同创执行合伙人刘克身份特殊。除了通过天盛同创与斯太尔合作外,其控制的中金创新声称已于2016年7月与斯太尔成功发行斯太尔中金产业基金,首期规模10亿元。此外,刘克还密集参与了2015年新潮能源、中捷资源、*ST德奥的定增,上述公司无一例外都与“德隆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潮能源于2015年5月公告,公司拟向隆德开元、隆德长青、中盈华源、宁波启坤、傅兴超等10方发行股份,购买上述对象持有的浙江奔宝合计100%的股权。股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金额为22.1亿元。其中,隆德开元和隆德长青合计持有浙江奔宝27.15%的股权,两家公司执行合伙人委派的代表为刘克的配偶杨斌。

新潮能源2016年5月定向增发公告披露,华美创新的唯一股东为中金创新的控制人刘克的配偶。天眼查信息显示,华美创新由宾阳100%持股,中金创新和天盛共创股东刘克为同一人。

2015年6月,中杰资源公布定增方案,拟以每股6.3元的价格向玉环杰瑞、宁波宇盛、宁波宇博等10家特定投资者共发行13亿股股份。筹集资金。81.9亿元。其中,刘克的天盛同创出资5亿元认购7936.51万股。随后,天盛同创终止认购。

*ST德奥2015年10月定增方案显示,公司向灿祥实业等10家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2.7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 @8.960 亿。其中,天盛泰和认购4.5亿元,公司GP方为刘可天盛共创。但2016年11月,定增计划也告一段落。

此外,前述斯太尔官司中提到的玉环德岳也与“德隆家族”有一定联系。天眼查信息显示,玉环德悦于2016年1月28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陈世川持股70%,许以瑞持股30%。公司位于玉环市,但联系电话所在位置显示为北京。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玉环德悦与北京新通隆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新通隆盛”)的座机号码相同。新通隆盛成立于2015年12月10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李美林持股60%,武林持股40%。2016年2月25日,信通隆盛、四川信托、浙江华俄兴邦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俄兴邦”)共同注册了玉环博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玉环德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这两家公司的地址与玉环德悦基本重叠。值得注意的是,中俄兴邦是中捷资源的全资子公司。

关联公司转让受益权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在斯太尔与国通信托签订信托合同前后,新潮能源、中捷资源也投资购买了相关信托。

2016年6月28日,新潮能源与方正东亚信托(现国通信托)签署了《方正东亚·华翔组合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信托协议》。公司以自有闲置资金2亿元购买了首个信托计划。预计。信托计划主要投资于非上市公司的股权和债务;有限合伙中的有限合伙股份;稳定的金融产品投资,产品期限为 12 个月,门槛收益率 R=8%/年。

2016年9月26日,中杰资源与方正东亚信托签署《方正东亚天盛组合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认购方正东亚天盛组合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持有2亿元信托本金对应的信托受益权,信托计划期限为60个月。

新潮能源和中杰资源分别于2017年11月底和2017年12月决定转让信托受益权,恰逢斯太尔发现信托资金无法按时收回的时间。

2017年11月28日,新潮能源董事会同意公司将公司持有的2亿元信托本金对应的信托受益权以总价2.转让给霍尔果斯致远创投。 21亿元集团有限公司(“致远投资”),与致远投资签署《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2018年4月19日,新潮能源与致远投资签署补充协议。转让总价为2亿元,加上年化收益率8%,合计2.26亿元。致远投资应于2018年6月19日前将全部转让价款一次性支付至公司指定账户。

2017年12月,中捷资源公告,为加快资金回笼,公司于12月19日与浙江友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泽创业投资”)签订《具有生效条件的信托受益权》,2017.转让协议中盈创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将公司2亿元信托本金对应的信托受益权转让给友泽创投。中杰资源与友泽创投约定,上述受益权转让总价为2亿元加8%年化收益率(截至2018年6月30日计算)2849.44万元,总计 2.28 亿。(记者余萌萌)